这个人已经彻彻底底进化成一只衫厨了。

今日茶绘哈哈哈哈哈哈

今日茶绘,只是突发奇想而已

没人可太无聊了

有没有茶绘一起画馒头的啊……

字丑勿究hhh

 @黎后的落日 你的ask

五十粉啦,加个新崽子(可以ask!)

大概...可能...会去申请单人au


野狼,生前是只黄色的狼。

主要组成成分是野狼亡灵+本身的灵魂+人类亡灵。

死因是被猎枪打中,所以胸口有血洞。

一直在生前的丛林中飘荡着,虽然可以去任何地方,但是他懒。

不可以在夜晚触碰他,很凶的!

在白天意外的温和?虽然是亡灵但是很喜欢晒太阳!

茶绘是个好东西,为什么我现在才发现。

和Miss sans的合绘,左边是我,嗯

ps:眼睛像星星一样,真好看哦

想要画临终图

突然就想要画自家au各个boss的临终图了(明明pe线都还卡在雪镇那里出不来)

SF—vr游戏

 群里的小游戏  @黎后的落日  @芥川 

 

      他现在该怎么办?

  

  sans注视着四周,这个在这个破烂烂的牢房中,他该如何不使用“捷径”逃走?

  

  这真是个麻烦的问题。

  

  事情的开始起源于,frisk今天早上刚找的一款恐怖vr游戏。

  

  某个胆小鬼超想玩,但是一个人不敢,所以叫上了一个真正的骷髅一起玩这个。

  

  这听起来真是个“骨怪的事情,sans无奈的用vr手柄梳了梳他那茂密到“无数”的头发。

  

  “sans...

【福衫】一次异常的约会(2)

  

  最终还是sans在柜台的后面找到了一个通道。

  

  你和sans一起注视着这个黑漆漆的通道,在这个昏暗的环境下,企图看清通道的全貌已经成了一种奢望。

  

  未知总是最让人害怕的东西,你咽了口口水,“我走前面吧。”,伸手拦住想要先下去的sans,小心翼翼的走下一梯台阶。

  

  毕竟从来没有说让法师去打头阵的不是吗,自己血厚,还能多抗几下。

  

  抱着这种想法,你用手扶住墙向下一阶一阶的试探着,来吧frisk,你都是打过神的男人了,怎么还会怕这个!

  

  

  “sans,你可以抓着我的衣服吗,让我知道你还在。”

  

  话音刚落,你就感...

天天意淫自家au的sans,这个亲妈怎么这样啊!

1 / 6

© 寰阖犬 | Powered by LOFTER